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IV凌】当我们在谈爱的时候 我们在谈什么

第一次写这种日常?!

OOC属于我

莫名感觉有点诡异

下一次想写IV出事情,实在不会写日常甜啊..【不!

准备好墨镜了么

——————————————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当我们在谈论爱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谈些什么?

         神代凌牙有着各种各样的爱,他对于自己妹妹有着切入骨髓的爱,这是血火之爱;他对早已去世却无法忘却的双亲有着爱,这是亲情之爱;虽然他口头上不会明说,但他也深深爱着游马、快斗,还有在这个世间遇到的同伴们,这是羁绊之爱。

         纳修也有着爱,对于自己臣民的爱,梅拉古的爱,七皇的爱,无论如何,无论是身为人类的凌牙或纳修,或者身为巴利安之皇的凌牙或纳修,这都是充满爱的。

         是么?凌牙叹了口气,在心里因为无法言表的矛盾困扰着。

         “凌牙,该走了。”

         IV就他一直以来的风格,英姿飒爽的向他招手。

         “哦,嗯是啊。”一时语塞,凌牙含糊得带了过去。

         “心不在焉啊,这可不好。”IV向早就等在前面的游马、III还有阳斗跑过去。

         男孩们的游乐园之日,以及女孩们,以及拎包人士的商场之日。琉绪严肃的嘱咐过他:“我要去和小鸟她们去逛街,凌牙你,把阳斗带好。”原先的计划是琉绪和游马他们,替抽不出空的快斗带阳斗去心城的游乐园,然而……女孩们就是善变啊,总之快斗看在凌牙在的份上,放心的把弟弟交给了他,凌牙自然也不得不参加这次出行计划了。

         至于IV,天知道他怎么会来的。他嘻嘻哈哈的跟着本来就要和游马一起出游的III跑了过来,不过这倒让凌牙稍微欣慰了一些,他不用一个人看着游马,防止他的一飞冲天精神感染了所有人走向放荡不羁的不归之路,要是阳斗出了一点差错,凌牙想到皱了一下眉。

         只是如此么?IV给他带来的唯一慰藉便是这个么?凌牙无法想到更多,本能又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好了,跟上他们吧。

 

 

         IV所谓的FansService,的确不赖啊。他把那三个称得上弟弟的初中生和小学生玩得团团转,凌牙跟在后面看着他们四个人高高兴兴的在硕大的游乐园四处奔跑,IV在外面看上去完全就像一个尽职的哥哥,完美的决斗者,期间不少粉丝看到他都涌向了他。

         “IV大人!!”

         “IV!可以在这里签名么?”

         IV他就像作为一名合格的职业决斗者,一位完美的偶像,相当自然的接过笔,用牙轻咬开笔盖,挂着美好的微笑,流畅的挨个给粉丝们签名,头发一撩,和粉丝们合影。期间不少人认出了游马,场面一度十分欢乐。

         啧,只有我才知道你有多恶劣,那个混蛋。

         这季节正是赏花的好节气,春日的樱花开的烂漫,游乐园自然也标榜出了樱花主题的活动,各种吸引情侣的主题活动让这不大不小的游乐园处处可以看到紧紧握住手的小情侣们。凌牙距离IV他们四人隔了足足五米的距离,随着自己的步调跟在后面。一路打量着路人们,看着男男女女洋溢着的笑容,每一口呼吸都是那种令人心痒痒的恋爱气氛,凌牙尽了全力让自己无视心中的悸动。

         “鲨鱼!鲨鱼!”游马停下了脚步,“去坐过山车吧!就是那个嗖的一下一飞冲天的那个!”

         凌牙随着游马的手望了过去,正在慢慢爬升到顶端的过山车,第一排坐着一对情侣,紧紧抓住手仿佛,只要松手就会失去对方。

         “啧,你们去吧,我就在这里待着。”凌牙扭过头假装没有看。

         “嗯,III你带着游马和阳斗一起上去吧。”IV一脸歉意的从又包围他的粉丝群里对三个孩子讲,“这里还要有更多的Fans Service啊。”

         游马拉着阳斗和III冲进了排队口,十分钟后,阳斗一个人出来了。

         “管理员大姐姐说我太矮了不能坐,而且他们两个需要成人陪护。”阳斗不好意思的低着头,IV摸了一下头,便走了进去。凌牙看着小孩子气的IV,这个成人,真的,很不靠谱啊。

         凌牙不屑的靠在过山车旁边的树,阳斗乖乖的坐在旁边的长凳上。

         他看着坐在过山车第一排最边上的IV,他似乎很激动,笑着在和他边上的III打趣,III一拳捶在他胸口,游马抓着皇之键,一脸一飞冲天的样子,慢慢爬升到了最顶端,马上就要俯冲了,短暂停顿后——

         “鲨鱼,对不起。”阳斗很轻的拉了一下凌牙的衣角。

         “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凌牙蹲下来看着阳斗,过山车冲了下来呼啸而过,他没来得及看到。

         “鲨鱼哥哥刚才是想和IV先生一起在下面待着吧!对不起!”

         鲨鱼做出一个接近于笑的古怪表情:“怎么会,你怎么会这样想?”

         “鲨鱼,鲨鱼哥哥一直在后面看着IV先生吧!对不起打扰了!”阳斗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如果鲨鱼哥哥想和IV先生多呆一会儿,我过会儿就——”

         “别乱想啦,没有的事。”凌牙想了想,摸了一下阳斗的头。

         “可——”阳斗对这个摸头惊讶了一下,“可鲨鱼哥哥喜欢IV的吧?”

         小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凌牙内心凌乱了一下又恢复镇定,可能正是小孩才会有这种想法吧。

         “怎么会呢。”这句话既说给阳斗,也说给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便顺利多了,IV带着三个人到处乱窜,由于他职业决斗者的名气还开了不少后门,不少迷妹迷弟工作人员都是请他们进去。也有人认出了凌牙,不过都被他恶狠狠的眼神盯了回去。

         IV拿着一沓纸走过来:“喂,凌牙,她们想让你签个名呢。”

         “不要拿这种事找我。”

         “看在我的面子上么,这我都答应她们了,这是对于粉丝的回馈啊。”IV拍了拍他的肩。

         “……”

         “我也回馈你一下好了吧,我的第一大Fans。”IV说着有种要抱上来的冲动,凌牙夺过纸草草的画了几条来交差。

         “赶快拿去吧,真是的。”IV转身把纸递给粉丝,却看到了粉丝无论男女都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天渐渐微暗,做成日式灯笼状的路灯亮了起来,洒出暖黄的灯光,不少人感到疲倦,坐在游乐园中的敞开式咖啡厅里,大家都在等待晚上的烟火。

         然而游马——

         “喂喂!摩天轮!是摩天轮啊!一直都没坐过啊!”皇之键随着游马跳来跳去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这次鲨鱼一定也要一起来玩啊!”

         “游马,摩天轮一个房间最多只能坐四个人,你们去吧。”

         “你这也太扫兴了吧鲨鱼。”

         IV盯着远处,回过头说:“这次我和凌牙一起在下面等你们吧。”

         “IV哥哥,这摩天轮一圈要一小时二十一分钟啊。”III一脸期待的看着IV,希望他能劝鲨鱼一起上来,“在上面看烟花一定很棒啊。”

         几个人争论了起来,阳斗原先只是抓着III的手,突然开口:“鲨鱼哥哥不想去就别勉强了吧,IV先生看上去也不是很想坐呢。”

         这次出行的主角开了口,没想到一直安静的阳斗都这样说,III只好带着阳斗和游马上了摩天轮。

         “一个小时二十一分钟后见。”III挥手

         “嗯,放心好了,我走不丢。”IV笑了出来。

         “……”凌牙默不作声。

 

         “凌牙,我刚才就看到了,游乐园角落树林里有个废弃的设施,要去看看么。”IV在尴尬的沉默中,终于开了口。

         “可以。”看着凌牙意外顺从的样子,IV惊讶了一下,便拉着他往游乐园边缘处的树林走去。

         这是一个废旧的摩天轮,甚至叫不上摩天轮,是那种老式、破破烂烂,上面是吊篮式最多能做两个人,还会摇摇晃晃的游乐设施,在十几年前的游乐园里常常能看到,没有启动,这个不是很高的但也有十几米的摩天轮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IV在破旧的操控室里翻找,突然间,老摩天轮动了,虽然上面的灯一个也没亮,低调的开始缓缓转动。

         “运气真好呢,凌牙快上来。”不容推辞,IV就钻到了最底下的座椅上,开始向上移动,他伸出手对凌牙示意。

         凌牙看着昏暗中却依然能辨析的IV的脸,抓住了他的手,被他用力的拉了上来。

         “真的是很慢呢。”凌牙自言自语。

         “通过计算,这个摩天轮转一圈要39分钟。”IV的脚像小孩一样无所事事的乱踢,凌牙在心里笑了一下。

         “能看到大摩天轮呢。”凌牙看着灯光耀眼的摩天轮,那里发出美好的光亮,这就是整个游乐园的中心,每个人在这一个多小时中,都在与爱的人和被爱的人之间,紧紧相依。

         “对了,游马他,还是放不下Astral啊。”凌牙突然想到。

         “嗯?”IV心不在焉。

         “他一直都握着皇之键,露出奇怪的表情,在你们玩过山车的时候他也——”

         “果然,你还是更加关注他么。”

         IV的话让凌牙语塞,他没想到过会说出这种话。

         “IV……”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凌牙镇住了,他和IV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他们是劲敌?是同伴?是朋友?凌牙对之前所有并肩作战的伙伴们都在心里留下了空间,唯独IV,他究竟是谁?

         IV他闯入了自己的生活,伤害了自己和妹妹,又到后来并肩作战,无数次相杀,为了拯救自己,亲手死在自己的手下,复活后又是搭档,又是宿敌。关系如此复杂,他却从来没有给他在心里留下过位置。

         “当我没说好了,”IV毫不在意的撇过话题,“今天真是愉快啊。”

         “你……”凌牙念道,“是谁呢。”对方报以沉默。

         “我们不是朋友,不是敌人。”凌牙停顿,“我甚至不喜欢你,在我的心里根本找不到你。你在哪里呢。“

         IV的脸黑了下去:“这,这样么?之前,就当没发生过。”IV的手不经意摸了一下脸上的伤疤,低头看脚下的风景。

         “凌牙,无论你成为怎样的人,我都会是你的,粉丝。”IV抬头笑了出来,“无论你是人类,还是巴利安,还是以后会变成鲨鱼、外星人,我都想去相信你,这算是补偿吧。”

         烟花开始迸发,这个黑暗的角落开始有了一丝光亮,凌牙侧头看着坐在左侧的IV,五彩斑斓的烟花下,他的红色眼睛,明明是美丽的一刻,此时却压抑到无法自已。

         “唔。”凌牙的手抓住了IV的手,IV惊讶了一下,回握住来自鲨鱼的情感表达。这就像是面瘫的海洋生物,蹩脚的露出尖牙想要微笑。

         “在心里找不到你,可能是因为你无处不在吧。你改变我的生活太多,今后会让你一一补偿的。”

         “凌牙。”IV两只手抓住凌牙的双手,“这,算是一种爱么。”

         “什么跟什么啊!”凌牙试图甩掉却没成功,“不过,爱也是很多种的啊。”

         “那也就是了。”IV松开手倒在椅背抬头看天,“这样今天看起来就好多了。”

         凌牙咬咬牙,一头倒在IV的肩膀上靠着,其实,IV根本不亏欠什么,相反自己却一直在打击对方。

         “诶凌牙?!你你你没事么?”IV吓得直直坐起来,却看到凌牙低头脸红的捂着脸,但还是靠在肩膀上。

         摩天轮升到最高处,发出咯吱一声突然停了。两个人不祥的发现自己被困在十二米的高空中。

         “这……”凌牙本能的想要抬起头,观察四周,却被IV拉了回来。

         “距离游马他们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呢,最高点看烟花正好。”

         凌牙漫不经心的看着烟花,心里为自己的这种行为,吓得心脏直跳,他能感到脸都开始充血,大脑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没有抬头,如果他看了,他会发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IV。IV伸手搂住了凌牙,两个人,就像今天看到的无数情侣一样,不同的是,他们都忐忑不安,这个关系,真的和他们想象的一样么?

         烟花最后的高潮要来了,一声巨响礼花冲上了天际,远比之前的大且高,两个人忍不住正经的坐起来抬头望天,IV仍然搂着凌牙。

         就在礼花冲上最高处要爆裂时,IV说到:“我想,我对你的,是一种远超常人的爱啊。”凌牙听到转头去看IV,看着脸红的IV,他头凑过去在他耳边说:“我想也是啊。”

         烟花绽放了,他们却一点也没能直接看到那个巨大美丽的烟火,他们只从两方火红以及深蓝的双眼中看到炸开的那一刻,接下来的美景却丝毫没有被注意。他们紧张的拥抱,生涩的将双唇贴在一起,两个人都一点也不会亲吻,只是贴在一起,长久的拥抱,凌牙搂住比自己高的IV的脖子,而IV则从腰抓住他的外套,姿势既不自然也不舒服,但没人想停下。

         “嘎——吱”

         破旧的摩天轮开始往下降了。

         两个人迅速松开,面红耳赤的背对着,可两只手却又握住了对方。

 

         游马惊讶的发现等他们从摩天轮下来时,凌牙在阴影处躲藏,而上前迎他们的IV也意外的有点走神。

         当我在谈爱的时候,我在谈些什么?

         或许,还有其他的爱吧。一种让人渴望却躲避的爱。

         对IV的爱。

 

         第二天,凌牙收到了一张洗出来的照片。

         “鲨鱼你看,是我和III、IV从过山车俯冲下来的时候,游乐园摄像机抓拍的,你看大家的头发!”照片里的游马在胸口抱住了皇之键一脸兴奋,III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但也笑了出来,而IV,正在顶着飓风向下望去,就是凌牙和阳斗所在的那棵树。

评论(2)
热度(26)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