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其实并不是dickdami】达米安的夜 2

后来加的一句话,我觉得在我眼中他们的相处关系就是无差,我不会去写某个在上某个在下,毕竟不会开车

*达米安的夜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下一章写,大米cos夜翼,然后大哥陪他去漫展x

*我真的好懒,上次一夜爆字数8000+,导致我三个月不想动弹,总之我还是想慢悠悠的写!所以这次就很少了懒散的我啊

*废话多,虫等我睡起来改,有些困,大写加粗的想问芭姐在n52里年龄设定多少,看漫画有点懵,不过刊还没全看完,感觉rebirth刊上来,追的很开心【想写女孩子们

*最后一句,我在努力改掉我写废话的能力,无论是在文中,还是现在

好吧:

chapter 2

  达米安早上七点准时被生物钟叫起来,自己满打满算也只睡了两个小时,但他并不打算请假。请假就意味着更多的事了,可能会被别人猜疑,可能会被他不想见到的人知道。

  他很快的爬下床,一如既往的洗漱,换衣服,他感到腹部仍然是疼痛。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血色,黑眼圈,身上的淤青,看起来是够落魄的。

  他开启了另一辆车,驶向公司,心中同时思考如果有人问起该如何解释,之前的车还停在公司。

  哦不,看起来是不用担心了。

  那辆黑色的复古车已经停在庄园门口的路边了。达米安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夜翼,一定是他,撬车锁也是如此的流畅。

  优雅,流畅。

  达米安尽全力保持平日的时间表,当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时,桌上已经放了秘书带的早餐,牛奶,三明治,甜饼。他疲倦的想趴在桌上,推开了早餐,心想是不是要化妆一下来掩盖自己的面色。

  这真的够娘的,我怎么会想到这些事。

  整个早上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文件一页一页的翻过去,自己好像看到了信息。但这些重要么?重要么?只想躺下去,永睡不起,让伤口自己愈合,一切与他无关。

  “退掉上午的会议。”达米安抬起手示意秘书,对方有些惊讶。

  “先生你确定么?这是例行的季度会议。”对方的红色头发太刺眼了,他甚至想捂住眼睛。

  “确定。既然是例行,那也不需要了。”然后回头看电脑上永无止境的合同细节,上面是英文么,每个字母都开始扭曲,图纸开始模糊。

  “本产品受专利保护,不可外透……”

  这些秘密是为了你好,你不能知道……

  “若有泄漏,必付法律责任。”

  达米安,如果你知道了,一切都会不同,你要付出代价。

  好的,我知道,我知道。

  这个合约一定要打破!

  十二点,午休时间。

  “达米安,你还好么。”红发女孩尝试靠近他,露出关心的神色。

  “我没事,当然,”达米安甚至努力扯出微笑,“帮我去食堂带点吃的,麻烦了。康妮。”

  啊,想起来了,她叫康妮。

  休息不会透露出人的软弱,只是一会儿,让我休息一会儿。达米安看到整层楼都不再有人,躺在了皮沙发上,永恒的瞬间,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睡去,就连感知痛觉的神经也开始迟钝。他似乎一瞬间就闭上了眼皮,下一秒便陷入昏迷。

  “达米安。”

  有人叫我。

  “达米安!”另外一个声音,这个人推了推自己。

  “父亲。”达米安起身回复第一个声音,果然,布鲁斯一身正装,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躺在沙发上的达米安,他居然回来了,诡异。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更加诡异,头发虽然算不上长发,但还是偏长了些,而且,那件套头衫,达米安收回观察,决定不去看他,应该有人去教教他最基本的审美了。

  布鲁斯很明显刚下飞机,小行李箱还在门口。

  “你回来了。”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嗯……”布鲁斯露出一种微妙的尴尬表情,“出差结束了。”

  “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这不是征求意见,是命令,而达米安从没如此愿意服从这样一句话。

  那个穿着蓝色套头衫的男人扶着他,达米安站起身,一把推掉了前来帮忙男人的手。他在办公桌上找出了车钥匙,保持步伐坚定地走出去,那个男人也很自然的跟着他跑了出去。

  到了车库,对方顺手把他按在了副驾驶座。

  “安全第一。”然后拉上了安全带。

  “你知道我可以的。”达米安仰头靠在座位上,单手捂着脸。

  “当然,当然你可以,”对方自觉地坐到驾驶座,给自己带上安全带,拍了拍达米安,“但现在你既然可以无所事事一会儿,休息又有什么错呢?”

  他不可置否的哼了一下,闭上眼睛,但是保持清醒,本能上感觉这人可以相信,但是为了他微不足道的自尊,他拒绝睡着。

  哦,或许吧。

  他甚至都没有好好观察对方,了解对方的基本信息的时间,他睡着了。

  他在那个男人不必要的搀扶下走进了家门,同时惊讶于潘尼沃斯已经回来,而且一切都收拾妥当。哇,这房子里什么时候有过怎么多医疗设备?达米安明白自己对父亲了解甚少,他一直知道父亲对他隐瞒了太多,他想装作不知情、不在乎的样子。但这实在是太难了。

  当他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时,达米安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需要一些调整,和休息。

 

 

 

  这里是上海,中国。

  达米安·韦恩走在一条,不知道叫什么的路上,他并不在乎自己在哪里。他现在已经在上海呆了三天了,他每时每刻都想离开这个城市,不是他看不上异国都市,他的心完全放在别的地方。

  这里既没有哥谭的黑暗,也没有大都会的明亮。没有几位美国式的邪恶反派,也没有特别的超级英雄,这显得格外太平。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想到这样一个城市来,然而达米安还是心系哥谭。

  不是他对那座城市有什么好感,但他真的很介意这次把他强制送出来旅游的原因。他随时都能感到无形的压力,父亲,可能还有潘尼沃斯,或许还有其他人,一方面把他若无其事的推上飞机,叮嘱二十天内别回去,一边背着他在计划些什么。

  装作不知情实在困难。

  达米安能保证,如果要问的话,哥谭的那几个人能答得出他买了什么,住在哪里,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啧啧,那就给你们一个惊喜吧。

 

  【额,这里,我对不起所有人,我原定的桥段我一查好像出错了,现在新想的又不太完善,不敢写,不过不影响发展就这样吧,可能以后会解释达米安怎么背着所有人包括海关溜回来的】【还有话说,你们喜欢神谕还是蝙蝠女孩呢w】

 

  达米安已经前往大洋彼岸的中国一周多了,而另一边,布鲁斯也终于把各位找了回来。

  “叫我回来又要干什么?我说过上次是最后一次了。”某个人愤慨的感叹,并且把感情宣泄在了冰箱里的食物上。

  布鲁斯坐在大大的扶手椅上,另一个年轻人则在旁边一张椅子上抱着电脑。

  “安静大红,总要有空稍微汇报一下的,鉴于你也了无音讯几乎四个月了。”

  布鲁斯则仍然想要保持严肃的表情,微微点了下头。

  传来的门铃声解救了这个有些尴尬的气氛。

  “迪克少爷,欢迎回来,再次。”阿尔佛雷德向他执意,并没有停下手中料理动作。

  “啊,阿福,很高兴见到你,再次。”迪克回话。

  “所以说芭芭拉还是没来喽?”提姆用陈述的语气问道。

  “小芭让我带来原话,这次男孩聚会我觉得要给你们空间。”迪克尴尬的把手搭在脖子上。

  这是韦恩庄园不定期的秘密小聚会,人难凑齐,而每次常会以争执而散。人终于都安定下来,可以谈----

  “我觉得我们要谈谈达米安了。”迪克不容置否一开场就扯出这个话题,而这个问题永远是大家不想面对的。

  “你们都知道,三周前的那起绑架,是达米安他一直保持的锻炼才让这件事情没闹大。虽然这整个绑架看起来很愚蠢,漏洞百出。但我调查后完全没有找到背后的大人物,也没找到任何动机。”迪克坐在沙发,看着一脸沉思的布鲁斯,和沉浸在自己事情中的另外两位,“这有没有可能,有人开始盯上了呢?”

  “你有什么想法么?”提姆抬起了头。

  “我觉得,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向他坦白这些事情,这样也好沟通并提供帮助,如果真的是被人盯上,他应该受到训练。”

  “这绝对不可以,我会有别的方法的。”布鲁斯立刻反驳。

  “我也拒绝,如果只是一般的商业矛盾,被别人盯上,他完全能自行解决。”提姆赞同,“何况哥谭也有你。”

  “我赞同迪基,撒那么多谎迟早有天要完的。”杰森想到有一次晚上,被不知道那冒出的便装达米安搅了场子,他决定不再发生这种烦心事。

  “我说了不行。”

  布鲁斯的,或蝙蝠侠的话是无法反驳的。

  几乎。

  “布鲁斯!你再想想!你需要达米安,他也需要你。你上次和达米安谈心是什么时候,好吧可能没有。你们甚至都不了解对方,他防着你,你躲着他,这意义在哪里?!”迪克显然激动起来,“无论如何,你们应该好好聊聊,即使不坦白也要好好聊聊。”

  >咔嚓<

  所有人同时转头看着大门,门被推开了。

  达米安一身便装站在门口。

  “你好啊,”他惊讶地看了看人头,五个没错,“或你们好?” 

  迪克本能的挥手,提姆尝试将自己装入手提箱内,杰森,现在躲也没用了,即使你一下翻到了沙发后。

  “你好,潘尼沃斯。”老管家礼貌的回应,直冒冷汗。

  “很久没见了,父亲。”

  “是的。”

  布鲁斯冷静的回应:“这是提姆·德雷克。”

  “我想我见过你,德雷克。”达米安并没有把眼睛望向他,德雷克算是韦恩企业的人,他的存在还好说。

  “那么这是?”达米安咄咄逼人的走向站在沙发后靠着窗户的杰森,而对方并不清楚应该怎样面对这种灰色地带的人。

  “算了我不感兴趣,”达米安在对方肩上拍了一下,杰森在那一瞬间打了个寒颤,这实在太诡异了,他转向最后一个,“我保证我认识你。”

  “一直没有介绍,我是迪克·格雷森,你可能还记得我吧,达米安。”

  “我想是吧。”

  之后六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达米安并没有开口询问,没人敢接下一句话。

  最后是布鲁斯开了口:“是这样的,我和提姆在考虑给这两个熟人安排工作,以前我欠他们一份人情。”

  【杰森o s:内心居然还有一份感动】

  “哦,你们处理吧。”达米安僵硬的转过身打算上楼。

  “我打算让迪克做你助手。”

  题外话:“还有你别以为我不会追究你怎么溜回来的。”

        达米安式害怕


评论(1)
热度(17)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