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dickdami】达米安的夜1

  5.29 午时补完这一章_(:зゝ∠)_ 所以之前看过的人可以再来瞄一眼么

  蝙蝠爸爸!这都是我的错!我哭着喊道

大概是小总裁追夜翼的故事

NOTE:名字梗源于室友强迫我看了一点的《温暖的弦》其实我是拒绝的,但当我看到“那个帅得我想要晕倒的总裁”时,我脑中迸发了这个脑洞

  但随着脑洞的发展,我发现这个故事不再是喜剧欢乐狗血向的东西了,甚至有点点细想后的伤感,但总体还是狗血不捅刀的欢乐

  虽然可能第一部分看不出来伤感的地方,我真的要说,感受一下达米安的心情

  第二次开长文【第一次在两万字后坑了】但这次真的不同,我想好好写下来这个故事,大纲细节都几乎确凿了,希望有人捧场,当然这要我的努力

  设定:迪克27 杰森24 提姆20 达米安17

  唯一cp dickdami

  布鲁斯因为二少的死选择退伍,但提姆还是在的,师从夜翼,后来布鲁斯也开始教导。大米11岁到韦恩家,但塔利亚从未谈过他父亲曾是蝙蝠侠,蝙蝠一家子都瞒着达米安这些往日的故事,布鲁斯拒绝让任何一位哥哥姐姐们出现在达米安面前,他不想让他成为下一位为大人对打击犯罪而受伤的孩子。但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为老爷背锅,这些不能怪他,唉。也为大米背锅,一切错都怪我!

  【塔利亚由于我不太掌握,应该会尽力少出场,jason tim虽然不是主角但也很重要】

 

 

chapter 1

  达米安·韦恩一直活在镜头之外,他很少出现在电视新闻或报纸头条,虽然因为韦恩这个姓氏常会被夹杂在韦恩集团总裁布鲁斯的名后,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如此低调的。

  达米安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各大媒体首条是,布鲁斯正式监护达米安,宣称他是一位韦恩了。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每个人都想看看这个孩子到底怎么样。但他总是能巧妙的走开,这件事情便慢慢平复下来了。

  之后一次,差不多就是他十六岁那年成了韦恩集团的代理。代理倒没什么,毕竟很多情况代理都只是一个名号,很多人都知道达米安十一岁提前进入高中,十三岁便又撤学的消息,还有人知道他后来三年在外不知道搞什么名堂,所以很多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只是布鲁斯为自己的儿子而弄得一个空壳职位。但是十六岁,这未免有点太早了。这次的舆论与他十一岁时的就不同了,无非都是一些争议,还有戏谑,但从未见过达米安自己,或他父亲表过态,这事情势头也被压下去,但仍然作为全哥谭人人皆知的事情,用来作为聊资。

  但是,所有参与评论的人,都不知道达米安是一个怎样的人。不知道他在学校里所有职员对他才能的惊愕,不知道他三年间究竟去做了什么,不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另类的人。无论是谁,只要知道其中一点,都不会轻易去评断一个人。

  所以当众总监们,看到平时布鲁斯办公室的转椅上,转过来的却是脸庞年轻甚至还有点圆的达米安时,每个人都是震惊的。从此,布鲁斯开始很少来公司,他开始在世界各地的分部游走。

  当然现在一年过去,大多数和达米安打交道的人已经了解到了他的能力,也不再大惊小怪了。但是毕竟和他直接接触的人不多,所以流言还是在四处传播。

  “先生,德雷克先生请……”这时候马上就要到下班的点了,女秘书在办公室的门口向他汇报,刚才她接到德雷克的电话,但她并不抱有希望这位小总裁会去理他。

  “啧,”不出意料,达米安一听到名字便打断了她,他皱了皱眉,“我不想理他,让他有事去找我父亲。”

  于是很快,达米安耳边就听到了女秘书打通了电话:“您好,德雷克先生,刚才我就这个项目询问了韦恩先生,很抱歉他表示无法对此作出判定,麻烦您可以和布鲁斯·韦恩先生商讨,很抱歉无法帮到您。”电话很快就结束了,看来对方对此也不抱希望,没有什么争辩。自从达米安十六岁进入公司,第一次看到了提姆·德雷克,在会议上就迅速的争执起来。从那时起,他决定离他越远越好。

  很快,下班的点就到了。今天没什么事,秘书已经理完包,询问性的看了一眼盯着电脑的达米安,他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示意默许,便又看回了电脑。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神还停留在他身上,过了尴尬的几秒钟,秘书失望的转身离开。

  对了,这个秘书还很年轻,才二十出头,很有能力。重点是同时单身,这点应该加粗,所以对方肯定是会有幻想的,毋庸置疑。

  达米安并不了解这点,或许是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电脑屏幕上只是单纯的显示着桌面,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桌面单调整洁,他盯着屏幕发呆。他的生活是由公司和住所两点一线构成的,他不参加聚会,不结交朋友,不愿意回韦恩庄园,他会尽可能在公司里把时间耗光,回到庄园洗洗便会去睡,第二天很早出现在公司。这就是达米安·韦恩的一天,他并不嫌烦,他只是感觉无趣。

  韦恩庄园对他而言只是个住处,没有谁会期待着他回去。潘尼沃斯可能会为他担心,但这也是以前的事了,如今他也习惯了每天深夜才回来的达米安少爷。更何况他现在被强制放假了这件事,布鲁斯长期不在家,所以他便被半强迫送去度假,达米安并不在意庭院里的树长歪了,或者哪里落灰,只要他自己的房间还存活便可。

  达米安叹了口气合上电脑,随着他的出门办公室的灯暗了下去。他进入自己特设的电梯,按下顶楼的键。

  这层楼是专属于达米安的,他对此和父亲有一个极长的谈判。他设法让父亲取消这里的摄像头,并把这里作为他的私人空间。韦恩大厦并不缺少空间,但让布鲁斯放弃监控权是一件困难的事。出乎意料,最后谈妥了。

  当我看不出这里的隐藏摄像头么,达米安内心并无感情的想。但的确,布鲁斯没有踏进这层楼。

  电梯门打开,达米安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虽然这里没有任何普通人家通常有的东西。无数的健身器材,大量的书和蓝光影片,还有他并不愿意提到的各种游戏主机和卡带。

  这是属于他的地方。

  他十一岁前在母亲身边学到的技能,还有培养出来的优秀体质,他不愿意抹去它们,所以他每天,每天都会锻炼维持他的体能,可惜学到的各种武器技术了。

  是的这里没有任何武器,不要提枪械和刀剑,就连一根普通的短棍都没有。同样这些东西从来不会出现在韦恩庄园,父亲一直对这些很反感,至少他所见的是如此。即使是在这里,他也不想去打破这种无言的禁令。

  达米安始终遵守承诺,尽管他感到惋惜。

  如果你能有幸到这里,你会发现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有两个。

  两个游戏手柄,两个杯子,远大于一个人所需要的靠垫,有些器械甚至也是成倍的。这是他最不愿意提到的一点,达米安有时也希望有人能和他一起进入这个私人空间。只是偶尔,他重复。

  达米安并不顾及的直接脱下西装,换上了一套运动紧身装。

  锻炼,锻炼,锻炼,自娱自乐,流汗,这就是他的安排,对此很满意。时间很快过去,达米安迅速的淋浴,换回自己的正装。

  是时候回到那个空壳了。

  电梯降到一楼大厅,此时已经十点多了,整幢楼都亮着暗暗的灯光,足以让人看得见,但无法看清所有。

  这时他应该走楼梯到地下的车库取车,扶梯已经关闭。

  达米安一出电梯便注意到,有人,大致有四人。

  他简直想笑,不发声音和躲起来,这是隐藏自己的方法中最傻最基本的两点,而这两点对他都没有用。但是他不会笑出来。

  灯光很暗,达米安还是能勉强推测出他们的大致位置。这时,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走出大门,直接到街上,这样他能轻松甩掉这四个人。

  但是他选择了第二个,他沿着消防通道走向地下车库。通道不宽,有时让人感到压抑。

  想要绑架我么?来啊。

  他很自信,自信他肯定会被绑架,自信他肯定能轻松追查到谁是背后主谋,自信他能轻松逃脱。

  不是谁都会有勇气来绑架韦恩的,达米安想要知道是谁在背后。

  不出所料,在走到楼梯间摄像头死角时,他的嘴被狠狠捂住,黏上胶布,头被一个粗糙的袋子套住绑好,手同时被扣在身后,达米安能感觉到系上手铐后,又被绳子捆住。

  他适当的挣扎,呜咽几声,脖子便刺入了针头。麻醉,达米安想,困不住我多久。

  并说不上多久,他便在一辆小型货车里醒来,他们给他注射的麻醉剂剂量一定够大,但他还是在到达目的地之前醒了过来,他现在脚上也捆着绳子,头上的袋子没了。

  想办法松开绳子很简单,很快手上的绳子就脱落下来,他小心的从手铐中直接滑落出来,用随身带的小工具再撬开,并在黑暗车厢里找到一个很小的石子卡在锁孔里。然后把脚腕上的绳子松开,假装捆住。

  同时他注意到了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没了,他一定是在中途被转交了,对此他感到羞愧,居然没有醒过来。先前的四个人一定只是些炮灰,估计为了赚点钱把自己的戒指取走了。啧,拿了我的东西,那可就逃不了了。但达米安并不想追寻这几个基层的人,谁在乎呢,尽管要找简直易如反掌。

  路极其颠簸,想必已经离开市区。他丈量了一下货车的大概大小,这辆车上最多也只能坐两个人。达米安仔细靠着货车壁听,大概还有三辆小型轿车追随着这辆小货车。大概十四个人,他对此仍有信心,即使到达目的地肯定还会有更多。

  路逐渐平稳起来,估计是要到了。达米安将手铐虚锁在手腕上,再扎上绳子。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车门被拉开,达米安迅速假装昏倒在地。他被粗鲁的扛下车,他装出的无力十分真实。他被带到一个仓库的小房间里,被绑住的手直接栓在椅子背上,再次被绑在椅子上。

  真烦,啧。

  有两个人在他左右,并不是很难对付。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进了房间,站在他面前。

  他扬起了手。

  达米安当然知道之后要发生什么,这时一个普通人应该就要从麻醉里醒来了。

  有点疼,当这个手挥下来时,达米安仍然保持头歪在一边的无力状。他假装突然醒来,做出一个正常富二代被绑架后应该有的神态。

  惊恐,害怕。

  这个男人做出满意的表情,撕开嘴上的胶布,但就没有下一步动作了。这个也不是背后人,他没法自己决定。

  门又被推响,一个较之柔弱的男士走了进来,身上和别人不同,不是随便一件汗衫,而是标标准准极为合身的西服。

  “达米安·韦恩先生。”对方露出了不带有任何言外之意的微笑。

  达米安咬了咬嘴唇:“你,你是?”这实在太蠢了。

  “你知道答案,我当然不能说。你接下来肯定要问‘你要做什么?’,答案当然是我绑架了你。”语气彬彬有礼,哈。

  “你们要多少钱?说吧。”达米安想这种问句应该是一般人会说的。

  没想到对方露出一种稍许惊讶,又一点欣慰的表情:“这我倒没想过,或许这可以慢慢商讨。”

  达米安甚至想挑眉嘲讽对方,但他忍住了:“那目的是什么?”

  “这个吗,”男人有点为难,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等再说了。”

  一段很标准的手机铃声响起,对方匆匆跑出去,马上,达米安就听到了一声惊呼,啧啧,也是一个跑腿的。门外传出了许多脚步声,可能是在撤离。一会儿,他又回到了房间,对达米安一笑:“马上你就要知道了。”然后向另外三个男的打了一个手势,估计要离开了。

  有趣,估计这次绑架就是为了来杀一个十七岁刚成年孩子的。一个打手估计马上就要来了,在腾位置么?

  是时候了,身上的绳子已经有一处要断了,只需要一发力。

  就可以挣脱出来了!

  达米安虽然很久都没有遇到这种事了,可能来到哥谭后再也没遇到怎么有趣的事了。轻松转身,将左右两边的大汉直接放倒在地,凭着不是很大个的体型优势直接扑向身材最为魁梧的男人身上一阵痛击。没有人意料到会这样,没人了解达米安·韦恩。

  当穿西服的男士,被同样穿西装的达米安用皮鞋踩在地上时,对方笑出声来说道:“你马上就会意识到的,你会明白的。”

  谁在乎?达米安拍拍全是灰的衣服,走出房间,外面已经跑的没人了,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正在靠近。他把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下,叠好放在一个木箱上,正对着门口,等待对方的到临。

  仓库的铁门被推开,一个极为高大的人,一件紧身衣,可以看到蔓延到手臂上的纹身。

  “你好啊。”对方挑衅的先开口。仓库灯光不安稳的一闪一闪。

  达米安没有接话,他仔细观察着对方。

  这是场恶战,对于现在的达米安来说,搏斗技巧他甚至有些生疏了。即使是十一岁的他也能轻松应对,但现在的他却不行。达米安的动作相对有些慢了,腹部几次重创下,他能清楚预料到上面的大片淤青,还有反胃要吐的感觉。

  但他有体能,达米安感谢自己的坚持不懈维持的身体。他不断闪避,想办法尽一切可能反击。但这样绝对不是长久之计,逃是不可能了,估计外面有一堆人在等他呢。要么击败,要么去死。

  真是没想到会这样啊,达米安·韦恩,达米安·奥古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对方其实也没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小公子会有如此的反击,但他绝对有能力,击倒达米安。他很清晰的发现达米安曾经训练有素,但只是“曾经”,曾经。

  敌人显然有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还是有希望的,绝对,达米安坚定信念。

  整个仓库都成了战斗区域,高高的屋顶给了他们足够高大的空间。不断地撞击声,和吼叫声。达米安忍不住哼唧了一声,紧接着他就听到了刚才那位西服男士的嘲讽声,还有又一击痛击。

  声音不断地重复。

  直到达米安背后仓库墙壁传来了玻璃粉碎的声音。

  又来人了!达米安刚来得及这样想,没能转身。

  他的右肩被一只大手有力但不重的一拍,他本能的向右转身想打中对方。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的愚蠢,必然这是击不中的。他转过身面对敌方,却发现自己刚才的位置被另一个人代替了。

  夜翼,他当然知道是夜翼,谁不识这个标志呢。

  对方显然惊讶于夜翼的到来,并且由于达米安之前的攻击,再加上的确敌不过这位义警,几下周旋之后,便倒在夜翼的短棍下,晕了过去。

  这下仓库只剩下达米安,和夜翼了。

  “我自己可以解决的。”是达米安先发的声。

  “当然,”对方特别不合时宜灿烂的笑了,“当然你可以,小,鬼(little kid)……”夜翼说最后一个词时明显停顿了一下。达米安对这个称呼嫌弃了一下。

  很明显的出乎意料,达米安对夜翼冲了上去,一拳打算打上去,对方则是目瞪口呆。

  “怎么,在等我给你一个感谢拥抱么?”达米安一边不停手上的事,还不忘调侃。

  “啊,哈,”夜翼则像哄小孩一样,很轻的回击,但有效,“是啊,我还打算回抱一下呢。”

  夜翼的黑色紧身制服上多了一个划口,在他的蓝色标志上。是达米安用随手捡到的金属片划得。

  “达米安·韦恩,你是打算继续和我玩呢,还是向仓库外的观众解释一下比赛实况。”这番话让他停下了手,是啊,仓库外肯定还有一堆人等着看好戏,包围他呢。

  他收手:“我没忘!”

  “当然没忘,”夜翼还是对他稍微笑了一下,没有在意那一小道划伤,“外面有不少人,我们从那个窗口,”他指指他进来的地方,“我去把他们赶进来,你好好在我的摩托车边上等我。”

  达米安忍不住翻白眼,他宁愿直接骑夜翼的摩托车离开,但他这次不打算这样。

  “我和你一起。”达米安不容商量的宣布。

  夜翼没有注意到“不容商量”,他思考了一下:“反正都只是一群业余的混混,那你跟好我。”

  还没等达米安反应过来,他就被一把抓住,随夜翼顺着钩爪攀到了破碎的窗户。外面是对着树林的仓库背面,看来一群傻货都聚在门口。

  他们默契十足的一起跳上了仓库略有斜度的屋顶,悄悄地跑到仓库大门。果然,不少于六十个人热热闹闹的聚在门口,真是好笑。

  同一刻,夜翼抓住了达米安的腰,达米安抓上了夜翼的左臂,这高度不是开玩笑的,达米安很久没干过这事了,他不想第二天带着石膏出现在公司。

  对于下方看热闹的人来说,两个黑影从天而降,年龄稍长的,回想起十几年前,曾经的蝙蝠侠,带着助手罗宾出现在哥谭夜晚天空的景象。真是怀念。

  这个念头还没消走,从天而降的二人便开始驱逐的活动。

  两人从外侧包围,夜翼十分轻松地将左半侧的人向仓库门口逼去,左边的混混们也相信夜翼有这个能力。而右边的人则是迷惑不解了,有常识的人,都能勉强看出这是挂了彩的达米安·韦恩啊,他在这里干嘛。而达米安则用着刚才从夜翼背部偷拿来的一只短棍,同样成功的把人往仓库里赶去。

  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不在计划之中。

  两人长叹一口气,第一次合作,他们日后会记得的。

  这时,警车的笛声越来越近了。“剩下就交给别人吧。”夜翼很满意这次行动,抓住达米安的肩,“我带你回城?”

  “哼,我可以和警方回去。”

  “……”

  “还是和你走吧。”达米安很反感受调查之类的。

  夜翼吹了一下口哨,两个人同时向仓库后方的黑色摩托车跑去。

  “小鬼,带上头盔。”对方似乎早有准备的给他一个头盔,而夜翼,则是一脸潇洒的直接踩上油门打算走了。

  达米安哼了一下,不过也疼的无力狡辩,带了上去。顺手把短棍放了回去。

  摩托车一声长啸,越过警车,没人看得清他们。

  “达米安,你刚才抓我左臂是为了拿短棍么?”

  “开你的车,夜翼,我的西装外套还在仓库里呢,算你的错么?”

   夜翼对此不可置否的笑笑,把车开得更快。达米安无奈的抓紧对方的腰,这一定是故意的。

  他紧靠着夜翼的背部,紧身衣衬托出的曲线让他感到尴尬,很久都没有抱过别人了。

  不久,他们进入了哥谭市,夜翼很自然地绕过人多的街,直接冲向韦恩庄园,没有理睬达米安拍着他的背,表示让他把自己送到公司。达米安惊讶于他对韦恩庄园位置的熟悉,不过对方可是夜翼,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虚弱的闭上眼睛。

  他们到了庄园门口,达米安可以分辨出铁门上焊出的花体“w”,他从摩托车后座跌跌撞撞的跳下来,伸手去摸手机,却发现已经不翼而飞。夜翼也十分配合的停下摩托车,站在边上看着他。

  达米安无奈的走向铁门旁的砖墙,这里有一个隐藏的按钮,可以自动打开铁门。摸索了几下却没有碰到,夜翼却跳到身边直接按下了按钮,就在达米安手指的几厘米外。

  在铁门开启的嘎吱身下,他带有一点惊讶意味的盯着夜翼,虽然这个眼神更像是挑衅。对方如同主人一般,在开启的门边上做出请进的手势。他决定暂时无视这些事情,他需要休息。他走向花园,植被已经有点杂乱了,有着自然的美。

  他回头,却发现夜翼还是死死站在门口,看到他还挥挥手,示意自己能不能也进去。

  这时达米安才仔细观察了对方,黑色的头发似乎有点长了,收到良好锻炼的身材,黑色的制服融在黑夜中,胸前还有道口子的标志倒是闪闪发亮,脸具有英朗帅气的线条。

  那么你的面具之下又会是谁呢?

  他对于这些哥谭的蒙面义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感觉自己也应该在其中,应该一同在城市的夜空飞过,应该和这些与蝙蝠标志有关联的人们站在一起。

  “啧!有空站在那里不如把门关上,就不请你进来喝茶了,这里什么都没有。”达米安说了一句违心的话,他对夜翼有直接的亲切感。

  对方也没有感到失望的样子,关上门,骑上车前留下一句。

  “很喜欢和你合作,达米安。”

  我也是。

  什么时候你已经对我熟到直呼我名了。

  达米安在房间里给自己检查伤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伤并不算特别严重,骨头几乎没有太大的损伤,但内脏可能有点压迫。他有些不熟练的处理好自己,很满意颈部以上没有瞩目的伤,很满意他父亲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他缩回床里,天已经有点亮了,不知道能不能小休息两个小时。他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但没有一点用处。

  他无奈的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只手机,他当然有不止一个手机,但这个不一样,是从商店里买回来的一个极为普通的手机,他在谷歌上打下夜翼两个字。

  弹出的是新闻,新闻,很多新闻。还有阴谋论,许多许多。还有推测他的真实身份的,较为肯定的是,这是八年前退役蝙蝠侠的第一位罗宾,也有人猜测是第二位,但是罗宾是谁,谁知道呢。夜翼似乎接替了蝙蝠侠的工作,守护这这个奇妙的城市。旁边的链接跳出了“红头罩”“红罗宾”,还有一些女性像“蝙蝠女”,很多人断定这些人之间有着直接关系。

  谁在乎呢。

  还找到一个奇妙的论坛,估计是哥谭里的夜翼粉丝。

  里面有着形形色色的东西,比如绘画作品,奇怪的文章,照片,有着夜翼标志的周边。更多的是人们对他的讨论。

  “天哪我上次遇到夜翼了!!激动得想尖叫,虽然发生的事一点也不好玩!但是我看到他了!看到他了!还对我说话了我简直是死的,撩妹技巧简直是爆满啊!……”

  达米安关掉了手机屏幕,心情十分不爽。

  你是谁?你又在哪里?我会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可能睡着了,但很快就会被生物钟叫起来。

 

 

  迪克·格雷森是夜翼,有时他会怀疑世界上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隔三差五就有些奇怪的人知道这种事。

  迪克是一个很看重家庭的人,虽然他没有一个长久固定的女朋友,更不要提婚姻了,但他有些不能明说的家人。

  因为蝙蝠侠而聚起来的人啊。

  曾经他们会一起夜巡,一起陪练刚开始训练的人。但自从迪克接手了夜翼这个身份,这些事也就消失了。不,那之后我和布鲁斯还训练过提姆。他困倦得想,好累。那是什么时候了呢,八年前,杰森死后,虽然他现在活灵活现地满世界乱窜。

  平日他是一个警察,他会很早起来,但他现在需要睡眠。

  小d,达米安。

  脑子里全是他。他是他的弟弟,他确信,最小最小的兄弟,他却从来没有以格雷森,以家人的身份走进过他。他就此和布鲁斯吵过,他认为达米安不应该被所有人隔离,即使他不参与这些事情,他需要知道,他需要接纳。

  又有什么用呢?达米现在还是这样子。现在已经不像所有人在屏蔽达米安,更像是反过来,他在逃离所有人。

  所有人,所有真相,所有的历史和故事,还有未来。

  夜翼已经保持一年夜巡的开始,跟在夜晚达米安的车后了。他会看着他,看他走进他的房间,然后夜翼再开始他不同的夜生活。

  他值得更好的,达米安当然值得。

  夜翼无能为力,无法走进他,无法让他靠近,他一直追随着达米安,隔着很长的距离,隔着一整个哥谭,隔着上亿万人,隔着十七年的生活。

  一定会有改变,达米安会被打动,布鲁斯也是,他的失败教育会被改写。他相信布鲁斯总有一天不会总是监视着他,却见面无语,离达米安越行越远。

  这可是一个家族啊。

  他睡着了,梦里面他和达米安在车上,他们要去一个聚会。家庭无聊的聚会。

  TBC


评论(4)
热度(25)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