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DH】仍然无题的德哈脑洞(3) 半疯德殿 同是天涯沦落人

跪求各位看到的帮我这个起名渣渣的脑洞起个名,都第三篇了orz

最近贾斯我好想尝试写肉,但是这个吻都只是我第一次写

好方,本脑洞的前两篇也在lof里,欢迎吐槽

以下是短短的更新:

马尔福自己蜷在沙发上,一边还振振有词:“很抱歉打扰你,史密斯先生,我在找哈利·波特,是H-A-R-R-Y,额头上有一个可爱的闪电伤疤,如果见到他你可以告诉我,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你叫什么?”这是个没头的问句,哈利很好奇这个德拉科是不是彻底没了理智。

  “汤姆,汤姆·奥斯本。”德拉科虽然一脸混乱,说到假名却一点也不含糊。汤姆,真是和萨姆一对啊。

  “我猜你叫德拉科·马尔福吧,不要骗我哦。”哈利忍不住要拆穿这个小谎言。

  没想到马尔福居然像孩子一样,犯了错被发现,把头埋得很低:“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反应实在让哈利哭笑不得,只好翻出了那个从未开过的家用医药箱,在认真检查过生产日期和保质期后,小心的做最简易的处理,接下来只能相信他的体质可以恢复了,想到这个哈利更加担心现在身体的马尔福能不能转好了。

  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受,即使以前马尔福更像他的死敌,但事实上,他们倒也没真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哈利感叹他其实更像小说里的正义主角总会有的对头,自己的生活简直和小说一样戏剧化的让人恐慌。但出于这种感觉,哈利现在更想保护。

  “德拉科,你去洗个澡吧。”哈利看着居然在发抖的马尔福,忍不住叫出了名字,“我们来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

  “是么,既然你长得很像哈利的绿眼睛,我决定听你的。”

  哈利最后抱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男孩,或者男人走向那个小小的卫生间。

  “你可以一个人解决的吧。”哈利并不肯定。

  刚被放到浴室地面的马尔福探过头:“只要这样就可以。”

  一个并不怎么文雅却小心的吻直接扑了上来,马尔福的手埋在哈利的黑发中,让他感觉一阵发麻,他甚至感觉到对方干涩的嘴唇。马尔福并没有打算来个热辣的舌吻,只是打算这样天长地久的夺取哈利不多的氧气,他忍不住扶住了门框让自己站稳,那个手也只是慢慢的蹂躏着他的头发。这一切让觉得诡异,更何况他现在甚至被这个吻弄得头晕,哈利闭着眼睛,不敢想象一个苍白色男人的面庞,正在这样吻着自己,即使如此他也能感觉到那双狂热的浅灰色眼睛在密切的盯着自己。但对于一个病人,或许自己并不应该拒绝。

  这个缠绵的吻结束时,哈利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大口喘着气,而马尔福则是罕见的笑了笑关上了门。他沿着墙根,坐在浴室门口窄窄的走廊里。

  绝对是疯了。

  哈利希望接下来的一切可以正常起来。他翻了出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件常见的廉价牛仔裤,他只祈求这些他能合身,接下来哈利又不得不面对一些贴身衣物的问题,这时候他的羞耻感比刚才的吻还高,最后找出了一个连包装都没拆的,夹在衣服里,外加一个毛巾。

  哈利敲了敲浴室的门:“我要进来了。”没有声音,只传来了水声。

  哈利小心拉开门,看见里面浴室的帘子还拉着,才放心的走了进来,把衣服放在一个篮子里。透过帘子,哈利能看到一个消瘦的人形,他不得不提醒自己停下窥视,嘱咐了一句便溜出浴室。

  马尔福必须留在这里。哈利不愿意承认但下了这个结论。

  当哈利百无聊赖的写着需购清单,并计算着价格时,浴室老旧的门咯吱一声打开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个澡洗得有多长,但还是到不了他索要的预期。

  马尔福走到餐厅时,哈利注意到这件衬衫不再合适了,有些许小的衣物在他的皮肤上十分服帖,而且过于服帖,他过瘦但仍不错的身材轮廓完全被勾勒出来。

  “看来得重新买衣服了。”哈利打破沉默。

  良久。“波特。”

  这一切又不对劲了起来,刚才哈利脑中规划的带着心理年纪三岁的马尔福赶快买好衣服的计划泡汤了。

  “马尔福?”哈利才发现那苍白如纸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他简单的耸了耸肩:“Errrrr,打扰了。”


评论(3)
热度(7)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