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锤基·残疾梗】Freak Show Thor/行走不能!Loki

【不知道为什么,我爱残疾梗,慢慢写吧,每个应该都是短到中篇,会慢慢改进,因为写了一点感觉并没有那么带感不开心 ̄へ ̄,而且FreakShow是我打算写的各种残疾梗的总集名字hhhhhh还有失明失言,听觉不能,and各种我的恶趣味【并不!】希望大家可以给我点意见,帮我开开脑洞什么的!】

【这个还没写完呢,大家别打我】

First,Thor/行走不能!Loki

  Loki从来没有如此后悔把Thor一个人撇下跑到密林来,他有些神智不清地看看周围,努力拼凑脑子里混乱的记忆。嗯,大体就是Loki把那个犯蠢的哥哥支走,背着他自己在密林里闲逛。后来貌似是踩到了一个陷阱,当时他所骑的黑色矮种马一受惊就把他给摔在地下,然后,自己就不争气地晕了过去,黑马早就跑得不知去向。Loki撑着地想站起来,又狠狠的摔回地面,惊恐的发现自己下半身毫无知觉。

  Loki戳了戳自己的腿,感觉就像是在戳一具死尸一般。他用力掐了自己,毫无意义。此时Loki才反应过来观察自己身下的陷阱,一个漂亮的魔法阵。也很熟悉,母亲给他看过,这是战争时期用来抵御霜巨人的,原理就是对使用水或冰魔法的生物重创,而这些同时也是Loki的长项。Loki感到自己的神力和魔法在疯狂流逝,就连一个闪光的魔法也放不出,呼吸渐渐虚弱,本来就苍白的双手已经变成了病态的接近透明的白色。

  真棒!这次要完全依靠别人来找他了,Loki嘟囔着。他把自己压皱的衣服整理整理,理理自己的黑发,抱膝就坐在地上,眯着眼睛望望天,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恩?

  密林的枝桠几乎遮盖了整个天空,稀疏的阳光渐渐消失,而Loki自己也不能再保持镇静,其实他自己早就坐累了。Loki伏在地上,抓着地上突出的石块,连带着手臂想把自己拖到了附近的一棵树底下。平时体力就不好的他发现这几乎是令人发疯的,手臂擦破,鲜红的一丝丝血已经流了出来,爬到一半,Loki倒在一边,翻过身盯着树梢后的天空,星空璀璨。或许Thor正在和他看着同一颗星星吧。Loki不禁害怕起来,如果Thor再也找不到他该怎么办,如果没人发现他,他是不是就会永久的消失在这片密林里,没有母亲,也没有哥哥能陪着他。Loki有时候会想自己会怎么死,他想了很久,他认为如果死的时候,妈妈和Thor都在身边,就是最好的了。他举起自己的手,在疯狂颤抖。Loki倒在地上,听着心跳,时间在流逝。

  “Bro”Loki叹了口气,怎么久了没有一个声音,夏虫也如此沉寂。Goodbye

  Loki是哭着醒来的,就像小孩一样。Loki觉得自己逊毙了,他努力抹掉眼泪,眨眨眼,希望没有人,或者说自己,看到自己红红的眼睛。Loki感觉自己浑身冰凉,自己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睡着的。好渴,也感觉好饿,而自己还是一点也走不了,连翻个身都困难。

  唯一区别是他回来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

  

“我渴了。”说这句话真的很别扭,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由于能力限制而说这句话。

  母后轻趴在床边,睡得很浅,因为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抬起了头。Frigga顺手把床边的水递了过去,如果Loki一直醒着,他会看到这杯水一直在边上,换了一次又一次。

  “我的小儿子,”一个轻吻落在额头,“欢迎回来。”母后说的很轻巧,但是眼旁的泪痕和黑眼圈还是让Loki心痛。他很吃力的抬起身体,抱住了妈妈,眼泪又突然涌出。“妈...母后我好像不能走路了,我感觉一点知觉也没有。”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出这句话。

  Frigga一边拍着自己受了吓的小儿子,一边悄悄地传唤医师还有服侍的人过来。在Loki还没停下哭泣时,一个医生,或者更像法师已经待在门口。Frigga忧心忡忡的与那个满面沧桑又因为有生之年终于被传唤而高兴的老头谈了几句,Loki发誓期间那个老人家投过来无数次可怜的目光。

  “Loki,一切会好的。”

  Loki捉摸了这句话一会儿:“我很快又可以走了是么?还是...”

  会好的,总会变好的。

  Loki坠入了深渊。

  三个月后

  Asgard的大王子有匹漂亮的骏马,小王子有一个漂亮的轮椅。

  这话很好笑,当Loki被人强制推到花园时,这话像刀割一般刺入心里。但轮椅是很漂亮,有着舒服的靠垫,还有独格造型的轮子点缀着深绿色的藤蔓,让人几乎也想把它放在大厅的主人席,但轮椅还是轮椅,只有残废才会去坐。“比如我”

  说这两句话的是两个年纪相仿的姑娘,看到Loki带着冰霜般的目光盯着她俩时,两个人拉着手,捂着脸跑走了。

  三个月的时间里,Loki一心想让自己腐烂在书房里,再让房间里长满蘑菇。这是这段时间里第一次真正晒到阳光,感觉就像一只老吸血鬼三千多年没有回归尘世。Loki对这样的环境感到陌生,没有魔法,没有奔跑。当母后说出再也不能使用魔法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如此渺小。本来就瘦弱的自己,凭着自己的小把戏,才看似融入了Thor的那个武装暴力熊孩子超级破坏团。但是在母亲说再使用魔法就会全身瘫痪的威胁下,也只能妥协,向命运妥协。

  一切能做的,只有神后下令把所有的陷阱都全部清除,外加一个轮椅。在他昏迷三天醒来的第二天,母后就严肃地带Loki到他去过无数次的魔法厅,给他展示了这个魔法的独特符文,泛着蓝光的符文在Loki眼里美丽无比,奇妙的位置符号深深地印在了心里,美丽却危险,他提醒自己。

  “在与霜巨人的战争期间,这个陷阱用来防止他们的入侵,虽然大部分到最后也没有排上用场。它封闭了猎物的水和冰的魔力,所以像你这样即使不是霜巨人,”Frigga咬重这几个词,“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这对于我们这种魔力贯穿全身的【Loki很喜欢听到“我们”这个词,他感觉自己被认可了】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但是我亲爱的,你还好,只要隔绝魔法,这种诅咒就不会漫及全身,现在一切能做的只有,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PS 小小的更新,我想试一次写肉,所以这则我先放下了

评论(2)
热度(10)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