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DH】续我的德哈脑洞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会写下去,管他的慢慢写吧,在lof里有前一篇,希望如果有看文的朋友帮我想想这名字,谢谢:)【忘写了!半疯德殿预警,希望大家能去看看这篇文的前一部分!

--------------------------------------------------------------------------------

哈利从来没想过还会见到马尔福。

  我是说,嘿,哈利几乎把他全家都送进阿兹卡班了,如果还能见到马尔福家的任何一个人,估计“哦我的老天是马尔福”将会成为哈利最后的一个念头。

  但是当哈利听见自己门以奇怪的节奏敲打着时,往外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个人。

  德拉科·马尔福,出狱第二天便消失,这是他消失后的第五个月了。

  如今这个人却站在这样一个麻瓜社区里,浑身凌乱,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通过猫眼,哈利发现最令人恐慌的不是一个平时高傲却如今如此落魄的样子,而是他的眼神。

  他看起来十分迷乱,挂着的微笑是病态的,差不多可以说,他疯了。

  “嘿嘿,哈利,你在这里么?”马尔福一边带着韵律,一边大声疯癫地叫门,“哈利·波特,救世主?开开门吧,亲爱的。”

  哈利浑身一颤,他想不清德拉科·马尔福是如何找到他的,这是一个真正的麻瓜社区,哈利也以一个真正的麻瓜方式生活。

  三年前的战争结束,当哈利搂着金妮,和罗恩赫敏默默无言地坐在火炉边时,他相信这一切都过去了,如今开始的每一刻都是至高无上的美丽,他将会和朋友,还有金妮,度过这短暂又狂热的一生。

  这些都只是幻想泡影,如今的哈利可以说是过得很不好,真的很糟,每天将自己溺死在酒精和痛苦之中,反锁在一个廉价的公寓楼里。但有一点他十分自豪,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只有他一个人被拖累。哈利抛弃了金妮,伤害了罗恩,并咒骂了赫敏,所以他的计划才这么完美,可以安全地一个人蜷缩在这个贫民区里。

  他应该早就明白,当他杀死伏地魔,打击了食死徒时,真正疯狂的暴动才刚刚开始,对纯血种的反击,还有针对斯莱特林的报复,全体魔法部,包括很多无辜卷入的混血巫师都不分青红皂白地套上罪名。其实,当被迫压者翻身时,他会比先前的统治者更加偏执。而他自己,被人冠上英雄之名,这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畏惧。但事实上,哈利并没有什么高超深奥的魔法,或许只是命中注定,那一刻的他会被列入史书。而之后的哈利则也是必定要消声觅迹的,被新魔法部地下通缉,因为巫师们的害怕一个强大的人。离开所有人,离开一切会成为要害的人,伤害他们,这是唯一的方式。

  三年下来,这追缉并未结束,但之间无言的默契就是他们达成了一条协议,只要哈利再也别到魔法界,魔法部也再也不会出现在“麻瓜”哈利的生活里,所有人都会安好。哈利把自己的魔杖锁起来已经快要三年了,把自己锁在这一小片地方也差不多这时间了。他不参加任何活动,没有任何社交,自己悄悄地在沃尔玛里做营业员,下班跑到家附近的杂货店里买些廉价的东西,有了钱最多去一次阿尔迪采购,紧凑地生活在自己窄小的公寓里。谁会想得到他现在如此落魄呢。

  所以他无法相信马尔福会找到他。

  马尔福仍然神志不清地敲打着门,声音小了下去,哈利通过猫眼小心观察。

  就在马尔福准备转身时,一个重物直接打在他身上,重重地倒在了小小的楼梯间里。

  哈利几乎生理反应想要叫出来,他冲出了门,看见楼下的那个酒鬼邻居,拿着一瓶空酒瓶,把马尔福按倒在地,狠狠砸在他身上。

  “他妈的你这个嗑药的,还叫?从楼底叫上来还不够,管你娘的哈里斯是谁。”

  这样一个魁梧大汉,横跨在马尔福身上,在哈利反应前,瓶子已经砸了好几次。那大汉在地上敲碎瓶子,想再戳一次时,哈利才扑上去阻止,但那一下已经落在了德拉科身上。

  “寇恩抱歉抱歉,别打了。”哈利一边推一边尽量诚恳的说,“这人也挺可怜的,别再打了。”

  “史密斯啊,你不知道这瘾君子多烦,一路吵上来,都他妈的晚上了还嚷嚷,还没到半夜呢药瘾就来了哈。”那大汉愤愤的握紧了拳,但也算是停下了。

  好说歹说之后,“萨姆你赶快把他扔到疯人院去,我不管了。”那人摆摆手下去了。

  这时哈利才来得及关注那意外的客人。马尔福蜷在角落里,不停发抖,头上流下的涓涓血迹一路流到锁骨,脏兮兮的衬衫几乎粉碎,耷拉下几条可怜的白布,身上的淤青发紫,满身都是,还有不少没来的及结疤的伤痕或者还没褪下的伤,甚至还有几片小小的玻璃插入了体内,血染红了衬衣。

  “对,对不起,萨姆·史密斯,我找,啊!”可怜兮兮的马尔福想再往后一些结果直接撞到了头,叫了出来,“我找错了,让我走吧,让我走吧......”

  声音越来越轻,变成了一个人的嘀嘀咕咕,他耷拉着头,哈利看不见一点表情。

  哈利无奈的拉起马尔福,往家里拖,而对方仍是崩溃的状态,毫无反应地碎碎念。

  “小心。”哈利在他耳旁小心念叨,“有玻璃啊。”他才注意马尔福是赤脚来的,但是他还是毫无顾忌地踩在了一片绿色玻璃碴上,完全没有注意。

  背后留下一片带红的玻璃碎片,地面全是血迹。哈利把马尔福放到那小沙发上,关上了门。

----------------------------------------------------------------------------之后就是快乐的生活向了【并不】感觉这样的德殿好带感,其实德拉科是一会儿发作一会儿正常的。求评价回复QAQ

评论(8)
热度(19)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