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My Weeping Angel》第二章

大量苏苏的麋鹿

--------------------------------------------------------------------------------

Sam

 南方可真是热到该死,Sam自言自语。他和Dean已经从北地出发了两个多月了,这几天他们一行四人----包括一个马童和一个侍卫,几乎是穿越了整个王国的一半。Winchester家是北境唯一前往君临参加庆典的,六年的冬天刚刚过去,短暂的春天中整个北境都忙碌恢复生气,现在进入夏初,大家仍然没忙过来,只有像温家这样的名誉封臣才会有空参加,所以这次他们几乎是代表了北境还有史塔克家族------或许不是家族、Stark家中现在只有Bobby一人。这本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机会,但如今Sam只是快在颠簸的马背上睡着了。这次他们清晨出发,昨天的民宿糟糕透顶,一夜都没睡好。

 “Sammy!太阳的快到头顶了。”Dean永远都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反而他的黑马已经被折腾的快不行了。

 “ennnnn”Sam觉得一阵头晕,“快到了,马上就能看到君临边的那个镇子。”估计两点前能到了,想到这点他有点欣慰。

 越临近君临,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不少人看着这奇怪的队伍------一个趴在马背上上无精打采的大个子,一个像第一次出门的大朋友,一个眼神如死尸、穿戴厚甲的豆芽菜再包括一个骑着小矮马十一二岁的小大人。这些围观群众当然猜得出这是去参加Chuck Baratheon【查克 拜拉席恩,由于担心这些姓氏太长,之后可能会用中文代替】的庆典,只不过如此简朴,说白了就是穷酸的队伍还是没有见过。

  Dean虽然一直称自己是自由骑士,但实际他们一家是Stark旗下的封臣,不过唯一的领地是在绝境长城附近的一座城堡---暗鸦堡,凄冷而又无助,算上周边那少得可怜的居民,也就是七十几个人。【注:绝境长城是王国最北部的城墙,再过去就是鬼影森林,只有野人在那里生活,但据说也有些其他的生物】但Dean才不管这些,Sam想到这里苦笑。其实Dean也不喜欢把自己叫做骑士。“骑士是那些信七神的南方佬才要的东西,我他妈管这些干嘛?”,但是Sam一直劝Dean在外还是这样宣扬一下,毕竟时下南方人当权。

  已经可以看到君临的城墙了,这一刻Sam感觉自己变成了“Sammygirl”,Gabriel以前这样嘲讽他,自从他十二岁离开君临回到Bobby【对,你没看错温家这两小子直接叫Stark城主Bobby】的临冬城,就再也没听过来自君临的任何消息,就连作为养父的Chuck和那三个哥哥也没寄过一封信,曾经十三岁的Sam愤恨的咒骂说下次见到Gabriel哥哥时一定要打他一顿。

  Sam马骑得越来越快,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突然理解了Dean的兴奋。十五年前新王Baratheon战胜曾经的Targaryen家族【坦格利安】后统治了维斯洛特整个王国,那时Sam两岁,Dean也只有六岁,父亲John接受过封臣这个荣誉后,带着两个儿子和妻子Mary在暗鸦堡生活了三年。接着厄运边数次光临,Mary因病去世,John因此变得狂暴,不久便消失了,大家边默认已经去世了,一切职责都落在九岁的Dean身上。Dean居然也辛辛苦苦拉扯了Sam一年,还能在一位老学士的帮助下管理镇子。一年后,Sam幸运的前往君临,作为养子与Michael、Lucifer还有Gabriel一起生活了7年,而Dean则到临冬城做养子,没多久便闹变扭一个人回到暗鸦堡,自己生活了不少年。这Dean的确第一次出远门,简直像小孩第一次出家门一样。Sam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君临的紧张和兴奋。

  Sam穿过城墙时几乎是屏息以待,虽然他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

  穿过几道城门,Sam时隔五年,又来到了君临,看到了几年前常常走过的街道,虽然有变化还是如此熟悉温馨,但还是缺了些什么,Sam还是想不出。

  “Come on,Dean。我们去找个落脚的地方。”Sam运用自己几年来不变的记忆,机制地选择人流最少的地方穿行,由于明天庆典就算正式开始,从今天开始王宫就有一个聚会,不少贵族已经到达了君临。大街上随时能看到几个侍卫喊着“为某某某大人让路!”“你们这群麻雀还不赶快走开!”

  巷子里,一个拐弯,当年的肉铺还在,不过之前那个大叔却不在了,一个小伙替了位置。那边的裁缝店,还能看到几个女人在那里忙着,只是从五年前笑吟吟的少妇,变得有些憔悴……

  “Damn it!Sam你不是在开玩笑吧?”Dean一路跟着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民宿前大声抱怨了一声。

  “这已经是君临最好的民宿了。”

  “你都说了,我们在君临啊!我们不能去那种富甲一方的商人家住一晚么?!”Dean依旧不服。

  “Bobby的钱我们用起来不能珍惜点么?在这地方,我们一个人两天下来也只要一个银鹿。相信我这绝对比之前那些民宿好。”说完,Sam还摇了摇手上的钱袋,露出了“钱在我这里你怎么着?“的笑容。

  Sam奇特的发现了刚刚充满活力的Dean在君临的熏陶下变得沉稳许多。

  他们四人全部下了马,旅店的马童连忙跑出来接过这四匹马,而从北境风尘仆仆赶来的小马童,看到有个同自己差不多的男孩,满眼期待。Sam看到哥哥笑的很温暖:“看来小康斯这两周有事做了。“

  他们穿过泥土被压平的庭院,远远能看到老板娘面无表情、无所事事的坐在吧台后,早上毕竟没有多少人。Sam质疑就算几只从长城外徒步走来的异鬼跑到这里,老板娘也可以保持这样。或许已经有不少死人从这里出去进来了。

  “呦!老板娘你在这里啊。”一旁的Dean已经主动跑到大厅前台搭话了。

  “哦哦哦客人啊!”老板娘在看到他时,一下变得精神许多,“欢迎欢迎,我们这里的房间绝对干净,吃的也不错,而且还有很好的啤酒!”

  Dean看起来完全没有介意这个老板娘有些高壮、牙齿不齐。已入中年:“我们有四个人,有两个是侍从。要在这里住上几天。”一边还放出他极富魅力的眼神。

  “当然当然,几位都是骑马来的吧?是不是来围观庆典的?”老板娘马上转身在后面的账本上记了什么。

  “是参加。”Dean嘴边挑起了一道Sam看不下去的诱惑弧度。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了大人。”“不是大人。”“不要这样说啦,Elisa!带着两位大人去向阳的那间房间,端盆热水再加几个垫子!另外两位在大厅里再等等”Sam扭头简直不想看自己哥哥去挑逗一个比他大一二十岁的人,一边还很感谢那位老板娘没忘了自己。

  “你知道么你简直在勾引那位老板娘?”Sam到房间,把那脆弱的门合上,狠狠的放话。

  “谁管这个,你知道么,刚才那个黑发美女不错,就是那个Eli,嗯,Lisa?”

  “Elisa!不管这个,把你那全是臭汗的衣服给换下!”这个房间很棒,只有两张床而且Dean给了老板娘一整个银鹿作为小费【“一个银鹿,你疯了么?“Sam大喊】这几天只会他们两人住在这里,不会像之前,十几个人挤在一间房,Sam想到自己还和Dean挤了一张床就感到痛苦难堪。

  ……

  Sam穿了一件暗灰色的绸缎外套,本来就高挑的身姿更显瘦,胸口缝了一只墨黑色的乌鸦。Dean的衣着几乎差不多,但路上大多数女孩的目光都是投向他的。看着Dean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说着情话,几乎就要来一炮了,Sam留下一句我在王宫那里等你便逃走。

 已经四点了,不少人已经在王宫大厅了。Sam就在要走到庭院门口,打算拿出请帖时。迟疑了一下,转到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钻到一家小店铺。

  “欢迎,这里有各种自产的糖……Sammy!你回来了!”糖果店的女士作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还开玩笑似的抱了一下,“是Sam吧?五年前你走的时候我还塞给你一把蜂蜜糖呢。哦七神保佑,你可是真高啊!”

  “当然记得塔利夫人,”Sam觉得这一刻,他笑的简直和忠良的大猎犬一样滑稽,“我想买些柠檬糖什么的。”

   “唷,你送给你的小情郎么?我是说Baratheon少爷,最小的那个。”塔利夫人转过她有些显胖的身子,从上面的最高架子取下一个透明玻璃罐,“不不不你就拿这点糖就送你了,居然给我一整个银鹿,这怎么行。”

  Sam在塔利夫人圆脸颊上轻吻了一下,在君临的几年里,塔利夫人几乎像母亲那样照顾他,弥补了缺失的对母亲记忆。

  Sam把那一把糖放到随身的小袋子里,知道了究竟他在盼望谁。

  Gabriel

  十年前

  “Gabe哥哥,我真的可以出来么?”Sam和十二岁的Gabriel在庭院中一个隐蔽的地方,旁边有一棵大树,从最边的树枝下跳下来可以直接逃出王宫。

  “拜托Sanmmy,我们都放了历史老师的鸽子,你还在怕什么?”Gabriel蹲在最低但也不矮的枝杈上,“我带你去城区逛逛。”

  “Gabe我怕,”小Sam眼里确确实实流露出惊恐,“不可以自己出去的,我要去上课了!”

  “Sammy girl SAMMYGIRL”Gabriel在上面做着鬼脸,“Sam怕高!”

  “我才不怕!”Sam愤恨的叫了起来,几下就爬了上去。

  “身手不错么,那接下来。”Gabriel自然的半蹲着走到枝杈前面一些,从差不多两米的高度跳了下去,“你太矮肯定下不来。”

  Sam毫不犹豫的跳下来,不服气的打了一下Gabriel。

  “跟好我,”Gabriel拉起Sam那小小的手,“万一把你这只小狗狗丢在这里城区了Michael又要骂我‘你又把小宠物弄丢了’。”

  “我不是小宠物!”Sam想甩掉手,却回报的是更加用力的手。

  走了一会儿,快到一个拐弯处,Gabriel把自己的手捂在Sam眼睛上:“带你去一个地方。”Sam顺从的在黑暗里跟着指引走。

  “你看这是塔利小姐的糖果店。”拐过一个弯,Gabriel像展示礼物一样,炫耀似的把手移开。Sam眼里这就是一家普通的店,但看着Gabe如此开心,自己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小店里面,一位女士端正地坐在柜台前,摸了摸Sam的头,打趣的对Gabriel说:“又溜出来啦,还带了小男友呢。”Sam急着想争辩,但所有的言语都被笑声压了下去。

  Sam不喜欢这些糖,但他之后总是缠着Gabriel带他逛各种糖果面包店,虽然事后免不了被那唠唠叨叨的老学士教训,然后被大哥Michael训话,在Lucifer还没有自己分家前,也会出来嘲讽这一对小朋友的约会故事。

  那时,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哥哥,穿梭在几乎没人的小道深处,有时Gabriel还使坏专门跑到平顶屋顶上,有时楼与楼之前距离太大,Sam实在跳不过去,Gabriel就在对面把他接过来:“真是的,太矮了。”

  现在我可要比你高多了,Sam把一颗柠檬糖塞嘴里,又再次站在庭院前。

         ……………………………………………………………………………..

  王宫的大门似乎比记忆中的矮了,铁门上镂空的金叶有点褪色,但这里无论如何还是皇宫,气质非凡,时代悠久的皇宫。这里见证过多少的政变,多少的纷争,无论是新世纪的崛起,光辉的繁荣,还是国家的断裂,皇族的死亡,这都确确实实的存在。Sam突然幻想这个大门旁都挂满沾着沥青的人头的样子,一阵冷颤。

  “哦,请让我看一下请柬先生。”门口的年轻管家毕恭毕敬的双手接来上等厚重牛皮纸的请柬,“您好,Sam Winchester先生,衷心希望您能有一个难忘的夜晚。”他一个九十度鞠躬,实在让Sam感到欣慰,并没有什么歧视,因为这个小家族的落寞。

  工整细心照顾的花园,鲜红滴血的玫瑰,浓郁醇厚的深黄色郁金香,幻美幽兰色逐渐转换入淡紫色的花绣球,这个宽敞的花园充满了在北地永远见不到的事物,数多蜜蜂在之间嗡嗡作响。鹅卵石所铺成的路通向花园各处,同时也有一道砖铺的大道直通正厅大门。

  铁制大门有将近五米高,有一位身穿白衣的骑士严肃的站在那里,Sam确信这是一位御林铁卫,这几乎是他一直以来的偶像。眼前这位铁卫几乎是他所见过最年轻的的一位,当Sam穿过大门时,他用了一个几乎崇拜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不过却被他身边一位红发的妇人给吓到了。“你怎么敢去做这个职位?”“你的家族感都没了么?!”那位夫人边上有一个不矮却显瘦小的黑发男孩,似乎内心和Sam感到一样惊恐,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就和他绣在胸前的青鸟一样,Sam想。

  盛大的舞会,每个人都会喜爱的盛宴。女士们身着华美的礼服,高级的材质和过分奢华的饰品都是Sam想不到的,她们现在都一圈一圈的聚在一起,谈笑那些贵妇小姐才会感兴趣的话题。那些男士们,则看上去彬彬有礼的在一起,或者和自己的配偶在一起向各位打招呼。这一切表面看上去都如此平静,但凭借Sam在君临生活的七年,能看出每个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面具之下。

  装满柠檬糖的小袋子,Sam紧紧藏在衣服里,试图寻找那个记忆中那个十七岁的金发少年。柔软波状的金发,极具特点的五官,这是让Sam永远忘不了的。他在脑中幻想遇到Gabriel应该怎么打招呼,拍拍他肩膀,还是把一颗糖塞他嘴里。

  “嗯,hey?Sam?”幻想中数次听到的声音再次出现,Sam回头本能的往上看,除了美丽的玻璃绘顶之外什么都没有。低头,那张脸没有变,却比记忆中的矮了不少。“wow Sam你可真是高了不少,在北境吃了什么。”

  Sam几乎想要上去拥抱一下Gabriel,但挽着他的手臂的标致女孩打断了他:“Gab,这是你朋友么?需要我先走开么?”

  “不亲爱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Gabriel轻吻了一下这个有着漂亮淡金色软发的女孩,“就打声招呼,马上就好。”

  当然只是普通朋友。

  不是普通朋友难道还是男朋友?

  Sam相信自己没觉得什么不好的,绝对。

  “您好 Baratheon大人。”Sam鞠了一躬,“请问这位是?”

  Gabriel将那女孩搂的更紧:“My girl未婚妻,Tyrell小姐,Mary,和你母亲一样,”是啊他有婚约了,即使Sam在北地也是能听到这些消息啊,“多么美丽的金玫瑰。”Gabriel几乎是宠溺的这样称呼Mary。

  “居然叫我姓啦,Gabriel就这样足够了,不要这么生疏。”Gabriel笑起来还是和以前很像,只不过有了些不同。

  “当然Gabriel,”Sam从来没有如此尴尬,“要糖么。”他紧张的拿出那个小袋子。

  “哦拜托,”Gabriel拿了一颗放嘴里,顺便给了Mary一颗,“柠檬糖?开玩笑吧,你还是个小孩。”但是他还是收下了那小袋糖。

  “给你个巧克力蛋,自己玩吧Sammy Girl,下次把你老哥带回来。”Sam尴尬的收下了那个巧克力彩蛋,不知道要做什么。

  Gabriel拍了拍Sam的肩膀,挽着Mary的手臂便走了。

  我可是喜欢邻家Jessica的人,我可是喜欢漂亮的女性,我可是喜欢女人的人。Sam边在内心咒骂,边重复了三遍。

  巧克力蛋放在手里渐渐化了,Sam捏了捏都感觉有点软,但是.......

  终究这次君临之行会欠缺些什么,不止是手上这个要融化的巧克力彩蛋。

  Gabriel继续前进,和身边的客人打招呼,说的话差不多,脸上的笑容也是一样。其他人也和Sam一样,鞠躬问候再见。Sam一直注视到他缓缓上楼,走到一扇望向庭院的窗前。

  还是会成为陌生人么?

  Sam第一次直视自己每晚都会看到,那个见面时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十岁的金发男孩,离别时十七岁,在城墙外和自己拥抱、挥手告别的英俊男士。这一切最棒的期待和最美好的回忆,都不存在了。不存在了么?

  Sam焦躁不安得踱步跑出大厅,门口的御林铁卫还在听着那位夫人的牢骚,他相信这是他妈妈了。漫无目的顺着鹅卵石铺出的小道,在花园里散步,紫罗兰乘着初夏的凉爽盛开,茶花也依然开的正艳,若在平时,Sam会立刻扩充他的植物笔记,但此时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一只金色的蝴蝶飞去,那金色是如此柔软,如此明丽。Sam走出鹅卵石小道,跟着蝴蝶走到一棵大树下。当年自己第一次翘课私自跑出王宫时的那棵大树,蝴蝶停在最低的树杈上。

  Sam靠着树,滑坐下来,手边纯白美丽的蒲公英飘去,蝴蝶也跟着飞走。

  他剥开巧克力蛋外包的纸,这是一个空蛋壳,外面涂着浓厚的巧克力。端详了一下,长时间的凝视。

  “啪!”巧克力蛋在本来就大力的手下捏出破痕,用力砸在铁栅栏上,碎了。

  一张小纸条掉了出来。

  “Sammy Girl,比武大会前,河边见”

  Sam发誓有一双充满笑意,暗蓝色的眼睛在看他,而且那个人就要大笑出来了。

  .............................

  “Sam?”夜晚的街上,一个高个子结实的男人,被一个更高的人拖着,Sam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绝妙的场景了,“明天一定要来看我的比赛,拜托。”

  “凭你这样,在庆典结束前还能起来就不错了!”Sam毫不客气得对Dean说,“等到了旅店,你一定要喝些解酒的!”

  Dean小声嘀咕了一大串话,虽然含糊不清,但Sam猜得出这一定不是什么文明用词。

  Dean在晚上七点的时候终于到了会场,精神十足,由于是庆典开始前的聚会,大家都玩得很自在。在这热闹的气氛下,也在酒的诱惑下,Dean喝下不少青庭岛的美酒佳酿,周围的人都惊讶的发现,灌下各种不同酒后,Dean依然无醉意。之后他又失踪了一会儿,聚会的人都散了,Sam在距离城堡几十米外的小巷里,遇到了看起来醉到不行,独自一人高声唱《美女与狗熊》的Dean。

  “我没喝酒,我发誓。”Dean倒在床上,怒气地盯着天花板,举起一只手,用手指恶狠狠的指向上面,这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简直像个弄臣在玩双簧,很可惜弄臣不会长成这样,“或者说我绝对没喝醉,没喝醉,没......”后面几个词声音轻了下去,一会儿Dean就睡着了。

  “嗯嗯嗯,你绝对没有喝醉。”Sam念叨了一下,倒头睡下。

  天空不久从暗蓝色染成了温暖柔和的金色,随着时间,整个天空显出了清晨独有的明亮蓝色。yeah,君临受难记才刚开始,Sam被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吓到,其实现在整个君临,没有人对于即将开始的比武大会比Sam更加兴奋。

  Sam还是挑了一件暗灰色的绸制衣服,不过要比昨天的更加精致,可以和一些有钱家族的衣服媲美了,左胸前缝的Winchester家徽乌鸦,清晰又瞩目。Sam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这实在不能更蠢了!我是去和老朋友叙叙旧,不是去参加巡街游行。Sam把衣服拔下来,换上昨天的,脸红了一点。

  “Sam?你衣服换好了么。”Dean今天起来精神一下好多了,完全不像宿醉的人,“你说我在这次的比武大会上能勾到几个美女么?”他的衣服或许不是很花哨,但Dean脸上洋溢的表情,就像一只急着炫耀自己的雄孔雀,大摇大摆地走着。

  比武大会向来是各种庆典的必要项目,一般也会放在庆典最开始,可以很好地活跃气氛。八点就要开始了,Dean会参加个人的骑剑比赛。Sam正在考虑怎么告诉Dean他会晚点去。

  “我过会儿可以带一个帅气的披风哈哈哈,虽然没用但是我一直想尝试,”Dean完全沉迷于幻想,“带几根玫瑰,递给台下的富家小姐。”

  “我一定要去找一匹好马,得早点去啊!”

 “什么Dean?你不骑自带的马么?Impala?它很喜欢和你一起的。”Sam对于Dean想法表示惊讶。

  Dean充满笑意的头摇了摇:“开玩笑,是她!我怎么舍得我的宝贝冒这种危险。”

  这倒是真的,有时尽管Dean会骑得很快,让Impala累得不行,这是他会小心的照顾她,关爱这匹马的程度远胜他人。

  两个人在奇怪的争吵下走出民宿,仆从在后面,帮忙拎着东西。

  今天整个城市都充满了活力,即使是老百姓也是会喜欢比武大会的。Dean这样热情到异样的样子也在情理之中。当他们到了一个巨大的比武场,Sam突兀的对他说,他有些事会晚点来,接下来就在Dean不满的声音下消失在人群之中。

  河边。

  河边是Sam和Gabriel小的时候,比第一次自己翘课还早一点,在一次小小的郊游中发现的一个地方,他们就这样通俗得叫这里河边。那时已经20岁的Michael从自己的封地会到君临,带着小Sam还有不大的Gabriel,包括一直在闹变扭,不愿意和家人在一起的十七岁的Lucifer----顺带一提,不到一年,他自己分家了,现在连姓氏都不一样----一起到城内一个偏远的树林里玩。那次Gabriel愉快的顺着破裂的城墙,跑到城外了,Sam一着急,无意中也跑了出去,两个人在城外的树林里游荡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见了面,之后这两位从树林附近的一个进城的侧门,跑回去了。那次,这四个人都被照顾Gabriel和Sam的修女狠狠训斥了半天,平日一直处于掉线不在状态的Chuck,也奇迹地充当了父亲的角色,携手这位修女一起来教育。

  从那次开始,他们把河边当做他们的秘密基地,也是从那次开始,这两位严格禁令不让私自出去。这个秘密基地可以说维持了三年,之后Gabriel几乎羞于启齿他曾经玩过基地游戏。

  虽然君临的地标早已有变化,但是Sam还是能轻车熟路的找到,记忆中的河边。

  “Hey,Sam。”

  “Gabriel。”

  河边因为少有人来,仍然和多年前的样子很像,只是植被更加繁茂。小溪流十分清澈,可以看到各种的小碎石子。这里被作为小孩的根据地是有原因的,这里有一个小山洞,海边还有一块岩石,可以坐三四个人,被藤蔓罩住,钻进去就是一个完全的私人空间。而且在树林中有一块完全的空地是很少见的

  面前的人也和以前一样。Gabriel嘴角微微上挑,阳光照着头发闪闪发光。这曾是他所敬佩的哥哥,认为他是无所不能,七年中无数次被他保护。可是看到自己已经比他高了太多,忍不住想保护他,嗯,或者欺负。

  “谢谢你的柠檬糖。”Gabriel摇了摇手上的小袋子,“其实我一直想买,实在没办法开口。”

  “那也谢谢你的巧克力蛋了。”

  “你肯定好好地拿着它,没有弄碎喽。”

  “该死。”Sam做了一个像一只可爱的大麋鹿似的鬼脸。

  一瞬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他们想办法扯上一些话题,比如他哥哥,北境的冬天有多冷【G: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居然在冬天把你送回去】,Gabriel的婚约,Tyrell家族的人。

  这样的对话是没有意义的。

  “嘿,你知道么?”

  他们两个人坐在河边,Gabriel听到这句话,扭头去看他。

  “I mis....."

  “我知道,别讲了。”

  “你不知道。”

  “我清楚!”

  “你不会懂。”

  “这么说你爱我喽?”Gabriel做出了史上最欠揍的表情。

  “你滚,我只是想念我的哥哥。”

   Sam才注意到Gabriel甚至有点脸红。

  “别去比武大会了吧,我们在附近走走。”Gabriel撇过头提议。

  “你不参加的么?”

  “Come on,既然你说了我还是你哥,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和一群在一起,尤其那帮人也在的时候。”

  Sam虽然不知道那帮人是谁,但是还是愉快的答应了。

  嗯,Sam忘了些什么,Dean好像是嘱托过一些事。

  第二章 fin

【感谢鞠躬!这章自认为很长了

评论(2)
热度(5)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