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perSunshine

战战兢兢悠悠哉哉者乃猫君是也
一人乐 神游体
本业美番
沉迷ygo 看剧打牌 一点也没有天赋
游戏的话各类单机,是个在任地狱摧毁下的入正党,pm同好来加FC,steam也可以来找我

【HP】德哈脑洞,顺手写一下 死命虐德殿

战后三年

一个人站在破败的马尔福庄园的大厅

  德拉科·马尔福时隔三年,几经折返回到了马尔福庄园,或者可以说是来参观。曾经辉煌高雅的庄园,战后早被以正义为理由的恶徒席卷一空。宽敞的大厅缺失了各种陈设显得空荡到令人害怕,阴冷的角落布满了各种龌龊的蜘蛛网。

  以往他会不屑的走开或者召唤小精灵,但如今,他只是呆站在大厅。

  内心不断有一只野兽叫嚣到自己的姓氏不允许有如此的玷污,但实际上,他就像一只被折断了翼,拔去了啄的鹰,或许还虚弱到无法站立。他高傲的坚持站着,也只能这样站着。铂金色的头发暗淡又纠缠在一起,衣服是从阿兹卡班出来时,穿的破烂又脏兮兮的白袍,至于鞋子,已经烂到穿和不穿没什么区别了。

  在阿兹卡班囚禁了三年,指控诉讼被撤回,如今就随意打发出来,德拉科都觉得自己可怜兮兮的,像一只被玩厌就被丢在垃圾堆的宠物鹰。

  而他讨厌这种感觉。                                                           

  更讨厌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

  他抖了抖手习惯性的想把魔杖抽出来,却没有任何反应。是啊,即使自己的魔杖早已被那要命的波特抢走,也躲不过被折的命。他甚至在《预言家日报》上见过自己那根断掉的魔杖,当时自己在阿兹卡班里浑浑噩噩时,一次似乎是哪里来的人视察,噬魂怪也被暂时撤走,这让他脑子清楚了许多。一个像是领导的人,站在他的囚房前,居高临下的以轻蔑的眼神看着他,德拉科那时想站起来却早就无能为力,任凭那个人把一份报纸砸在自己脸上,就像想赶走一条狗。他相信自己认识这个男人,或许以前还是那些向自己低声下气、献媚讨好的人中的一个,但这也不重要了。

  他用自己被锁链扣住、活动范围极小的手小心翻开,一页页看,即使这些内容是如此的令他作呕,纯血统无论是谁,都被严厉打压,不少人像德拉科一样锒铛入狱,连一场正规的审判也没有,还有所谓的“亲纯血统”的人,同样被监视或处罚,甚至报纸上还附上几张“罪恶深重之人被押着巡街”的照片,全是赤裸裸、没有理由的辱骂责罚。这与黑魔头食死徒又有什么区别?德拉科保持平静,坚持看了下去,那个领导看到这样的态度似乎感觉很无趣,骂了一句难听的话便趾高气扬的走了。在阿兹卡班可没什么娱乐,所以德拉科看到那篇说自己完全不配做巫师,全篇辱骂自己的小文时,心里也只是想想报纸上怎么会发表这样的文章。

  他在里面还看到了救世主哈利·波特,照片里腼腆温柔的笑着,按照报道的来看,他现在应该过得不错,但从文章里还是能影影约约发现他日子过得也不太好。德拉科小心的撕下那张照片,自己也不太理解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或许日日看着自己的仇人时,内心的愤怒要比绝望好得多。

  也就在那期报纸中,有一篇报道了所有入狱的人魔杖都被折断了,还放了几张图,德拉科看到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己的那根,就这样折断了。他怀念自己拿着魔杖时,那种称手,那种自然,德拉科相信自己和那根魔杖生来就应该如此相遇。但它就这样被别人随意蹂躏掰断。

  当时他气愤又悲伤。

  但如今德拉科已经毫无想法。【掰弯了?哈哈哈这笑话真冷】

  该死的阿兹卡班不会让这王子崩溃,但有些东西会。无论是在霍格沃茨最后的两年中,自己承受的无尽压力,还是后来收到的侮辱和折磨,这一切堆压起来,便产生了奇特的现象。

  你可以说,德拉科·马尔福疯了。

  他很想念那个自己仇恨的哈利·波特,怀念与他之间的对决,想要把自己的魔杖,嗯,或者一把魔法贯彻不了的刀架在他脖子上。可能是因为每天自己都盯着他的照片,他此刻好希望见到那位救世主,想把自己永远黏在他身边,虽然德拉科一部分的理智觉得这想法很恶心,没办法,谁让他都疯了呢。

  好想见到他。德拉科突然感觉一阵头疼,体力不支的倒在冰冷的地上。

  德拉科觉得自己病了。

  德拉科觉得自己爱他。

  这一切简直都不可思议,即使是疯了,他还是觉得困扰迷惑,但那种感觉的确就在自己心里,无法避免,但又无法直视。

  德拉科慢慢的撑起身子,纯血统骨子里的高傲不会任由自己随便倒下,他内心不知道哪块地方想着。他想幻影转形,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支撑他继续。

  他胡乱想着,被自己所恨的人爱着一定是最糟糕的惩罚。想到这里德拉科十分满意。

  即使是一只受伤甚至疯了的鹰也是坚强的。

  德拉科走了,即使不知道哈利在哪里,他也一定会找到。

-------------------------------------------------------------------------

话说我实在好久没读过hp了,里面可能有太多bug,有人看的话请指出,见谅。刚才望了眼五年前读的德赫文,突然特别想写德哈=A=只是随便写一下,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反正也没人看么【逃:)

评论(4)
热度(16)

© JasperSunshine | Powered by LOFTER